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

【韩叶】鹦鹉学舌

爻落:

我趁着有点时间写完了,祝各位要中考要期末考的你们都顺顺利利!!
特别 @喵呜🐾 !!!!


 


※嗯,ooc上天。


※我也想养这么一只鹦鹉。


 顺便附上一张图。就是这种↓↓↓





 


 


01、


 


韩文清捡到一只鹦鹉。


那天韩文清从霸图回家,在小区路上没走多久就远远地看见前方路面上躺着只雪白的不明生物,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只鹦鹉,伤了一边翅膀,缩在灌木丛边可怜兮兮地扑棱着没伤的羽翼,见韩文清走过来,便瞪着小黑眼珠子瞅韩文清,活活就像是韩文清是害它受伤的人一样。


韩文清抬头看了看天,黑压压的一片云,估计不久后就得下场雨。


他想了想,蹲下去小心翼翼地把鹦鹉捧起来,手指摸了摸小东西顶冠上的黄色羽毛。韩文清看着这鸟脸颊上橘红色的圆点,觉得还算是挺可爱的。韩文清转身出了小区,到附近的宠物医院去了。


 


 


 


 


02、


 


兽医给鹦鹉包扎好伤口后还给了韩文清,叮嘱了对方一些注意事项后便去忙活了。一边帮忙的那位女学生倒是过来摸了摸鹦鹉的羽毛。


“这是玄凤鹦鹉,很亲人的。”


虽然女大学生并不明白这么一个充满了爷们儿气息的大男人怎么就养这么一只小萌货,不过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吧。谁说汉子不能有有一颗少女心呢。


铁汉柔情,可以有。


 


 


 


 


03、


 


韩文清又拐去宠物店买了个鸟笼和一些鸟食后,才总算是赶在大雨来临之前带着小家伙回到家。他把受伤的鹦鹉放到笼子里,给它添了点水和谷料后,瞅着小家伙似乎是在打盹的样子便不再打扰它。


韩文清开了客厅里的电脑,登上荣耀才不到一分钟QQ就被敲了小窗。


石不转:队长你在吗?


大漠孤烟:有事?


石不转:叶前辈在和霸图抢boss。


大漠孤烟:……他这么干又不是一两天了。


石不转:抢了三只野图,用的拳法家账号。


韩文清愣了愣,果断换了张战法的账号卡,咬着牙赶去了战场。


“叶修!!!”


笼子里打盹的鹦鹉睁开眼睛来看了看韩文清的背影,歪着脑袋,小眼珠子眨啊眨。


 


 


 


04、


 


韩文清操纵着一战斗法师朝着混战人群中那个走位风骚的拳法家奔过去,一记落花掌朝拳法家后脑勺拍去,对反一个矮身闪过后,反身朝自己冲过来。


韩文清敛下目光,格挡下对方拳法家的崩拳后,开豪龙破军,战矛捅向对手的咽喉,拳法家闪身一避后却难得地也放了大招猛虎乱舞,一拳一拳地朝着韩文清的战法揍下来。纠缠之下几个来回都难占优势,就在韩文清想要进一步进攻时,对方却闪身退让后一溜烟地跑路。


然后,在韩文清发愣的期间,他的QQ又被敲了小窗。


君莫笑:哟,谢了,老韩~


韩文清是知道君莫笑的账号卡暂时还在叶修的手中,只是在看见这个名字在眼前跳动时就一阵头疼。


大漠孤烟:滚!


君莫笑:老韩别那么生气啊,咱兴欣的仓库多空虚呀,这不得充实充实嘛!


大漠孤烟:……开竞技场。


君莫笑:知道您老想和我打,但我还有事,就先下了啊,拜拜~/可爱


韩文清盯着那句话最后的那个表情的两红晕,咬牙切实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叶修!!!”


小家伙睁开眼,伸爪子去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两片红晕,扑了扑没受伤的翅膀,盯着韩文清的背影看。


 


 


 


 


05、


 


小家伙恢复得很快,也挺容易照顾的。除了在受伤期间还不断地想往水里扑腾,害韩文清还得时时刻刻盯着它之外,其他都还算是容易搞定。


在收留它的期间,韩文清有试图问过小区里有没有人丢了鹦鹉,结果却没得到消息。一来二去,小家伙已经康复,主人却也没有找到。


韩文清侧过头去看站在鼠标隔壁,从自己手掌里啄食谷物的鹦鹉,过了一会儿后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去戳了戳鹦鹉脸颊的橘红小圆点。


然后,被鹦鹉先生啄了手指。


 


 


 


 


06、


 


养一只鹦鹉倒也不算困难。


这一只也还算是挺安静的,就只有一点让韩文清有些不爽。


这鸟喜欢站在他肩膀上。


这还不要紧。


关键是喜欢啄韩文清的耳朵。


一下一下的,不算很疼,但多了就会觉得有些烦。


韩文清教训过它,被那小眼珠子一瞅,瞧着它歪歪脑袋靠过来蹭自己脸颊时,又狠不下心了,于是下一次又被它啄耳朵。


 


 


 


 


07、


 


韩文清闲下来之后会开着小号上荣耀,找叶修PK。


鹦鹉会乖巧地站在桌面上,偶尔探头探脑地去看看电脑屏幕,韩文清会推开它的脑袋,小家伙就会很不爽地飞起来啄韩文清的耳朵。


韩文清经常一边和叶修打竞技场,一边咬着牙喊对方的名字。


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就只是喊喊“叶修”两个字而已。


然后,然后很偶然的,韩文清发现在他喊“叶修”两个字时,他有些想笑。


而且,有些想见见对方的心思在蠢蠢欲动。


霸图队长思考了两秒,第三秒决定喂鸟。


 


 


 


08、


 


有天韩文清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回家后,发现自己的鹦鹉先生在啄一本杂志。


韩文清起初没在意,反正连自己的耳朵它都啄过了。但是等到韩文清靠近桌子,发现那本电竞期刊停留在国家队夺得世邀赛冠军后叶修专访的刊页时,他拎起有叶修照片的那一页,看着鹦鹉,也不说话。


小家伙也瞅着他,还扭着屁股,摆动着长长的尾巴朝韩文清的方向走了两步。


韩文清伸出指头弹了它脑袋一下。


鹦鹉先生委屈地叫了声,扑棱着翅膀往天花板飞去。


一边飞,一边开口学舌。


“叶修!”


“叶修!”


“叶修!”


 


 


 


 


09、


 


霸图队长愣在原地。


大脑当机三十秒。


第三十一秒后低头去看那本期刊,盯着上头的被啄出一个小洞的照片看了很久。


然后,韩文清朝鹦鹉摆摆手,示意它下来。


韩文清给它喂了点谷物,煞有其事地直视着鹦鹉的眼睛。


“听着,在外头别喊那两个字。”


鹦鹉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一个劲地吃着韩文清掌心里的食物,吃完了还抬起头,一幅还有没有的样子。


 


 


 


 


10、


 


韩文清有些头疼。


因为今天早上他要回霸图时,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他家鹦鹉扒拉在他的肩上,不肯起来。韩文清一去抓它,小家伙便会飞起来,韩文清也不敢大力地把它弄回笼子里,怕伤到它。


霸图队长在门口和一只鹦鹉周旋了将近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决定把对方带出门。


平生少见的妥协,居然有朝一日落到了一只鸟的头上。


韩文清一边忍着被鹦鹉啄了下耳朵的细微疼痛,一边摇头。


 


 


 


 


11、


 


张新杰还在和张佳乐讨论着今天韩文清迟到的原因,发现面前的张佳乐脸色微变后,他猜到大概是韩文清来了,于是转过身去打算询问他们的队长。


结果——


嗯?这是霸图队长韩文清?


那他肩上的那是什么东西?


张新杰还在想着怎么开口,张佳乐却已先一步地脱口而出。


“队长,那是什么?”


 


 


 


 


12、


 


韩文清黑着脸,“鹦鹉啊。”


张佳乐一愣,随后摆手,“我当然知道是鹦鹉,队长你带只鹦鹉来干嘛?”他说着就要走上去逗小家伙。


“它不肯下来,我也没有办法。”


张新杰面色复杂地看着自己队长,而后想起来才对韩文清说,“队长,刚刚经理来找过你。”


韩文清嗯了一声,把鹦鹉交给张佳乐,转身去找战队经理。


小家伙拍了拍翅膀,飞到桌面上,仰头去看着张佳乐和张新杰,脸上那两小红晕让它看上去可爱十足。张佳乐伸手摸了摸鹦鹉的羽毛,“这个鸟,挺萌的。”


 


 


 


13、


 


两个人瞅了这鹦鹉半天,也很难把这可爱的小家伙和他们的队长联系在一起,最终决定放弃猜测霸图队长韩文清为何养了只萌萌哒的宠物鹦鹉这个未解之谜的答案。


张佳乐戳了下鹦鹉的脸颊,“哎,鹦鹉不是会学人说话的吗?不知道队长这一只会说些什么。”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队长应该没有教它说话吧。”


“也是哦。”


小家伙的眼珠子在两人的脸上来来回回地扫了扫,最后张开淡粉色的喙。


“叶修!”


“叶修!”


“叶修!”


 


 


 


 


14、


 


张新杰和张佳乐愣了很久,总算是回过神来,惊恐地盯着鹦鹉看。


“我说张副啊,你听见它说啥了吗?”


“一个在霸图人耳朵里听来是禁忌的名字。”


“这是队长的鹦鹉吧?”


“是的。”


韩文清养的鸟喊出来的是叶修的名字?说出去你信吗?


张新杰摇摇头,“我觉得,咱们队长还不如一只鸟诚实。”


 


 


 


 


15、


 


韩文清回来后,发现张佳乐和张新杰看他的眼神非常奇怪。


就像是看一个……二愣子一样的表情。


他看了看那只站在桌面上的鹦鹉。


想了想。


不是吧。


 


 


 


 


16、


 


后来,这只鹦鹉的照片被上传到职业选手的群里。


夜雨声烦:哈哈哈,这个鸟!是你们霸图养的吗,你们的画风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呀,找个人出来解释解释啊!


王不留行:确实是……很不一样。


海无量:哈哈哈哈连我们兴欣都不会养这么一只鸟啊,@百花缭乱,是不是你养的啊!


百花缭乱:方锐你乱猜什么,是队长养的。


夜雨声烦:韩文清!!??你在逗我吗?


百花缭乱:是真的。


叶修戳开群里的图片看了一眼,就发现一只小鹦鹉站在电脑面前,小眼珠子黑不溜秋的滴溜圆地瞅着镜头,浑身雪白,顶冠羽毛是黄色的,歪着脑袋一脸呆。韩文清在训练,没怎么去理这只鹦鹉。


叶修乐了,戳开韩文清的小窗。


君莫笑:没看出来老韩你是这么少女的一个人啊。


大漠孤烟:闭嘴。


叶修笑了笑,右键那张照片,存了起来。


 


 


 


 


17、


 


第十一赛季,兴欣对霸图第一场。


叶修赶过来看比赛,从选手通道里溜了进去,刚和苏沐橙说了会儿话,就看见霸图队员走了过来,走在前方的韩文清肩膀上站着一只鹦鹉,瞬间就吸引了兴欣全体队员的视线,包括前任队长,方锐站一边憋笑憋得肩膀直抽抽。


叶修走上去瞅着韩文清,伸手去逗那只鹦鹉。


“我说老韩,你这是要带着鹦鹉一起比赛吗?”


韩文清冷冷地看他一眼,“你来看比赛?”


“是啊,毕竟我还要看看霸图怎么被兴欣打趴下的对吧。”叶修戳了戳鹦鹉的脑袋。


“老叶你省省吧,安静坐在下面看就好,还想被观众嘘吗。”


韩文清看叶修一眼,然后把鹦鹉交给霸图的工作人员照看,带着队员进了休息室。


 


 


 


 


18、


 


比赛开始后,叶修戴着口罩和帽子坐在一个相对少人点的位置看比赛。


起初还没什么,只是等比赛进行到一半以后,叶修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看,浑身不自在。他一低头,就看见韩文清的那只鹦鹉站在地面,仰起小脑袋来看他。


叶修被萌一脸,弯下腰去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到自己肩膀上。


带着它一起看比赛。


嗯,恰好是韩文清出场。


 


 


 


 


19、


 


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到处都找不到自家的鹦鹉。


直到他经过兴欣的休息室并“不怎么在意”地往里头瞥了一眼后,发现叶修在和他家鹦鹉玩得不亦乐乎时,韩文清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等到他发现叶修似乎试图逗他家鹦鹉开口说话时,韩文清醒悟过来,赶紧走了进去。


结果总有那么一些人算不如天算的时刻。


韩文清刚要开口喊叶修的时候,叶修手边的那只他养的好鹦鹉恰巧也开了口。


“叶修!”


喊了一声还不够。


“叶修!”


还要喊第二声。


“叶修!”


生怕对方听不清一样,又喊了第三声。


 


 


 


 


20、


 


叶修愣了愣,转头来发现韩文清站在门口。两个人面面相觑地看了对方十来秒,最终还是韩文清率先地打破僵局。


“额,它飞你那里去了?”


叶修摸着鹦鹉的羽毛点了点头。


韩文清走过去坐到叶修的隔壁,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有谷粮的透明小袋子,撕开封条把谷物倒在了自己的掌心里,看着小家伙跳过来,头一点一点地从自己掌心里啄食。


叶修盯着韩文清的侧脸看了很久后,才犹豫着开口。


“我说老韩你平时是有多恨我,骂我骂得你家鹦鹉都记住了。”


韩文清沉吟片刻后,才抬起头去看对方。


“我,没骂你。”


叶修一愣。


然后那只鹦鹉抬头去瞅瞅两人,又喊了一声“叶修”。


叶修眨了眨眼后,咽了咽口水才开口。


“没骂我,那它?”


韩文清叹了叹气,“就只是经常喊你名字而已,它就记住了。”


 


 


 


21、


 


叶修听完这句话,一开始没说话,后来便只是笑,笑声不大,但确实像是很开心的那种笑,眼睛都弯起来。


等到他笑够以后,韩文清的掌心也空了,一人一鹦鹉齐齐看着他。


叶修用拇指去揉鹦鹉的小脑袋。


“老韩,我问你个事,你要认了的话就别出声了。”


韩文清看着对方的眼,神色晦暗不明。


鹦鹉扑着雪白的翅膀飞起来,稳稳地落到了叶修的肩上,脑袋探过去蹭了蹭叶修的脸颊。


叶修转头看向韩文清。


 


 


 


 


22、


 


“老韩啊,你喜欢我吗?”


韩文清沉默了很久。


 


 


 


 


23、


 


后来,第十一赛季的总决赛时,霸图队员们没在自己队长的肩膀上发现那只鹦鹉,明明平时比赛都会跟过来的。


可是,等到霸图夺了冠军,一群人商量着要去参加庆功宴时,韩文清却说还要带一个人,队员们也没多在意,结果看见等在门口的人是叶修时,纷纷有一种“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的错觉,关键是——


叶修肩膀上站着一只鹦鹉。


嗯,他们队长的那一只。


 


 


 


 


24、


 


庆功宴结束后,韩文清和叶修回到家,小家伙一见到熟悉的笼子,就往里头扑腾,一下子扑在水池子里,给自己梳理羽毛。


叶修看着它笑,韩文清在背后看着他。


“哎,我说老韩,要不是这只鹦鹉,估摸着咱俩现在都还在打太极呢。”


韩文清不理他,过去给鹦鹉添了点粮食。


叶修过来逗逗小家伙,被轻轻地啄了下指尖后笑着收回手。


“叶修。”


“嗯?”叶修转过身去看韩文清。


韩文清想了想才开口,“你是很喜欢这只鹦鹉对吧?”


“是啊,多可爱。”


韩文清笑着过去抱住他,倾身伏在叶修的耳边说话。


 


 


 


 


 


25、


 


“那送你当聘礼要不要?”


 


 


 


 


END.


 


 


 


 


 


 


 


 


小剧场:


 


叶:老韩,你这鹦鹉学来学去都只会喊我的名字。


韩:你还想它说什么。


叶:比如‘叶修比韩文清厉害’。


韩:不可能。


叶:唉。(摸鹦鹉脑袋)


韩:其实说点别的也行。(戳叶修脸)


叶:说什么。(戳回去)


韩:中考加油。


叶:嗯,这个可以有。


鹦鹉:(放过我吧两位。)


叶:它看上去很不乐意哎。


韩:嗯,大概是强鸟所难了。


叶:哈哈哈,老韩你画风。


韩:跟你呆多了。(揉叶修脑袋)


叶:那我们说说呗。


韩:可以。


韩&叶:祝各位同学们中考、期末考加油!!!


 


 


 


 

评论
热度(445)
©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 | Powered by LOFTER